阿弥陀经注音网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知识

两个人,一种生活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32:46编辑:阅读次数:

阿弥陀经佛说阿弥陀经佛说阿弥陀经全文

两个人,一种生活

\

灯光暗淡的房子里贴墙摆着一张双人床,床边一个小桌子,桌上摆着纸巾,留有少量水的玻璃杯,打火机,香烟和烟灰缸,缸里半残的烟卷,淡淡地冒着清烟。桌子旁边的地板上堆着几件衣服。床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台液晶电视,电视机里正播放着综艺节目,“非诚勿扰”。床上正躺着两个人,依偎在一起,男人的手不时的抚摸着女人的秀发。   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用这句诗来形容你真的恰到好处啊”!男人赤裸着身体,戴着一副黑色眼睛,眼睛暗淡无光,脸上肌肉紧绷,额头上不时出现很深的凹痕。这是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女人说。   “你说的是啥意思啊?”女人面带笑容的抬起埋在男人胸脯中的头,笑看着男人问。   “嗯.......就是说你很漂亮”。   女人大大的眼睛盯着男人看,“真的吗?呵呵。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呵呵呵呵........”   “呵呵,嗯嗯,你的头发也很好,可以称之为秀发如云了。”男人想了想接着说,“跟你说一个关于头发的故事吧”。说着拿起桌上还未染完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。   “嗯,你说呀”。   “你知道唐明皇吗?”   “不知道哦,我念的书少”。女人眨了眨眼睛,随后说道。   “哦,唐明皇就是唐朝的一个皇帝,他有一个特别宠爱的妃子,叫杨玉环。有一次,杨玉环和明皇吵架了,皇帝就把她谴回家,有一天,皇帝吃饭时,想到了杨玉环,就命令身边的太监把他吃的东西送一些给杨玉环。杨玉环看到皇帝送的东西之后,特别感动,然后说‘我得罪了陛下,陛下不杀我反而这般待我,我现在所用的玉器,首饰呀,都是陛下赐予的,唯有这头发受之于父母,所以特别珍贵,我现在就把头发剪下来送给陛下,以后再也不离开宫廷,永远陪着陛下’,说完之后,立马把头发剪断下来,让太监带回,皇帝看见之后,立马派人把她接回宫,从此恩爱。”男人说完之后,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。   “唉,这故事真美好,为什么我没遇到对我这么好的人呢”。女人轻轻的嘘了口气,看着电视出神。电视中男嘉宾正在向台上他心仪的女嘉宾说着甜言蜜语。“现在的世界很现实,哪有这样的爱情”!   男人看了看女人,苦笑着说道:“你说得不错,我感觉你比电视上的那些女嘉宾漂亮多了,你应该在电视上表演这美好的一刻的嘛,这样更能吸引收视率呢”!   “是吗,呵呵呵.........”女人扭动了下赤裸的身体,用手轻抚着男人的胸脯,盯着男人看,似乎在看男人有没有说谎。   男人笑了笑,恢复了愁苦的表情,“你的确很漂亮,为什么........会干这一行呢”?   男人突然发现,女人脸上的笑容顿时褪去,红了红脸,拍了拍女人正在出神的脑袋,说“对不起,是我太唐突了,说错话了,真是对不起!”说完,正准备起身去拿丢在地上的衣服。   “别走,没事,其实我也早就习惯了你是我接待的客人中最客气的一个了,以前的客人,他们都好粗鲁,净说着脏话,摸的时候还把人家弄的疼得要死,从不顾别人的感受,你这样的应该是个大学生吧”?女人眼带着深情双手抱着男人的身体。   “呵,大学生.........是啊,我是个大学生”。男人苦笑着说。   “哇,大学生呀,怪不得这么斯文,知道的这么多呢”,女人羡慕的看着男人,似乎并没有觉察到男人话语中的异样。   “唉,可惜我家穷,没有什么机会读书,我只念过小学呢,如果我要能念书,现在肯定也是个大学生,跟你可就差不多了哦”。女人微笑着冲男人眨了眨眼,吐了吐舌头,调皮的说道。   男人凝视着女人的笑脸,突然发现,女人化妆之后美丽的脸蛋中,却还带着一丝稚嫩。男人急切地问道:“你今年多大啊?”   “我啊,十七岁呢”   “额,你还是未成年人啊!这怎么还有未成年人呢!他们怎么这么胆大啊”!男人愤愤地问着。   女人看着他的怒容,笑着说:“这里跟我一般大的女人多着呢,我干这行已经有好几年了,在各个地方都呆过,很多都是和我差不多的境况呢。应聘的时候,他们问我多大了,我直接说是二十三了,然后问我要身份证来看,我就直接骗他们说忘带了,下回再带,就这样蒙混过关了,他们太容易骗了,呵呵.......”   “哦,哦,呵呵,是啊........这个社会的确很容易骗..........”男人叹了口气,接着说:“那你............”忽然红了红脸,没有接着说下去。   女人说:“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干这行吧,告诉你吧,原因很简单的,就是因为钱多,一个月又一二万块钱呢!我从小就四处打工,在饭店里做过服务员,在酒店里当过前台收银员在厂里上过班,可是这些挣钱实在太少,怎么能够支持家里七八口人呢。而且,这些地方上班经常会被老板无缘无故的扣工资,二年前,我在深圳的一家服装厂干着裁剪的工作,工资也有三四千一个月,但是厂里总是编造一些理由来加班,克扣我们的工资。有一次,我加班到晚上九点钟后,终于把今天裁剪的任务做完了,并且整理好,等着验收人员来验收。我又饿又累,等了好久,他终于来了,歪歪斜斜地,整个脸通红,带着一股浓浓的酒气来了。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声‘快点验收,我还没吃饭呢!’他撇了一眼,看了看叠好的布,瞪着眼睛对我说:‘怎么把布裁成四四方方的,嗝..........你见过衣服就是这么快长方形吗!不行,把布搞坏了,扣工资!’我顿时很恼火,说:‘您技术真好,您可以直接把布裁成衣服,我下回拜您为师,好吧!’‘那倒不必了!嗝...........老王你带出的徒弟可真会说话啊,顺便也扣你工资二百,教不严,师之惰,嗝........’老王是我的裁剪师傅,说是师傅,其实也就是个同事,这时他弯着腰,点点头说到:‘是,是,是........是我的错,应该扣,应该扣!’他‘哈哈....’地笑着,转身又歪歪斜斜的走了。老王目送他,还挥着手说:‘您慢走啊,慢走啊!’走了之后,老王回头生气地说:‘妈的,下次别连累我!唉......可惜啊,我的二百块钱啊!’”   “那天晚上,我躺着床上,始终睡不着觉,这些狗腿子太欺负人,终于,我决定明天去找老板告状。第二天,我找到了老板办公室,那天刚好他在,我正准备敲门,只听见里面隐约传来‘自己干不好,还说验收员故意找茬.........你想不想干了,给你次机会,出去接着干活,不然,明天把食堂的伙食费结了滚蛋!’过了一会儿,门开了,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低着头走了出来。我看见了这样的情形,心里也有些胆怯,但是想到验收员那副嘴脸,我还是鼓着勇气敲了门,但,几声之后,只听见里面传来一声震耳的声音‘谁啊!’我鼓起勇气说了一声是我,但是声音还是很小,我正准备再答一声时,门开了,老板眯着眼睛笑着说:‘哦,原来是我们厂里的小美女来了,来,来,来,快进来坐呀!”我想老板人还是挺和善的嘛,刚肯定是那小伙子自己的问题。进去之后,老板连声叫坐,坐,并且还亲自倒了杯水,递给了我,说:’来.....喝水.......找我有什么事情呀?‘我低头沉吟了一会儿,说:’老板,昨天晚上........‘老板还没等我把话说完,抢着说道:‘哦,知道,知道,小事情,小事情而已,昨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他跟我说的时候,我就立马骂了他一顿,我说,你怎么能没有怜香惜玉的心呢,这么可爱的美女,你竟然不好好照顾下,不照顾下就算了,还敢得罪我们的小美女,真不是东西!’我听着感觉怪怪的,稍微抬了抬头,看了看老板,原来,老板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看,我顿时满脸通红,感觉浑身发热,这屋子里面空气似乎也有点闷,我嚯地站起来,说声,‘老板,没什么事情,我就走了’。老板倒说:‘不忙不忙,最近在厂里呆着还习惯吗?裁剪如果干不习惯的话,我帮你换个职位吧,我这里正好缺一个秘书,要不,你来吧?你年纪还笑,我得多照顾照顾你,呵呵呵.......‘我连说不用了,立马跑出门外,大口大口的吸气,背后似乎的还能听见老板呵呵的笑声。”   “自那以后,我就没干那份工作了,之后又陆陆续续换了好几份工作,后来渐渐地发现,像我们这种没文化的女人,到哪里都不能很好的挣钱。所以去年在别人的介绍下,就干起了这份工作,起初我也很觉得不好意思,可是赚得钱多了,去的场所也不一样了,别人对你的眼光也不一样了,连老爸的态度都好多了,以前寄回家钱很少,老爸总是要唠叨几句:‘死丫头,在外面干了这么多年,每年才寄回这点钱,肯定在外面乱花钱’!现在,寄回去的钱多了,老爸还不时地关心几句呢:‘呵呵,寄回这么钱啊,你在外面钱够花吧,没事.....多想着家里的穷日子啊!‘”   忽然,男人发现女人的声音有点哽咽,禁不住看了她一眼,在床前暗淡的灯光照射下,她的眼睛像夕阳中的湖水,宁静而又泛着残光。   男人不禁长叹,重新点燃一根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。抬着头向上重重一吐,呆呆地看着在淡淡地灯光下慢慢散去的烟雾。另一只不时的抚摸着女人头上的秀发。   男人抽完整支烟之后,抽来一张纸巾,静静地轻拭女人涌出的点点泪珠,说:“呵呵,不要伤心了,天下的苦人儿很多,其实你应该庆幸,上天虽然不公,却赋予了你这么一张美丽的脸,虽然沦落在烟柳之地,却好歹也不愁吃穿,而我还得靠着父母的钱生活在,在大学里........”男人仍掉了手里的纸巾,顺手又准备拿起烟再抽。   女人伸手按住男的人,说:“别抽那么多烟,对身体不好。”女人吸了吸鼻子,重新染上微笑,对男人说:“对了,你是大学生啊,跟我说下大学生生活是咋样的啊?大学生生活肯定是幸福快乐,悠闲的吧?”   男人看了一眼女人,苦笑着说:“快乐,呵呵......都是骗人的,这个社会太会骗人了,高中老师说大学很美好,一定要考上大学,初中老师说,一定要考上高中,再考上大学,大学可就轻松美好了。”男人,望了望桌上的香烟,然后接着说:“当初,我也是这样认为的,饱含着期待的心情努力奋斗,终于得到了一份录取通知书。当时我村子上的人都啧啧称奇,赞叹我这个大学生。我也很开心,很自豪,到了开学时,我背上行李,坐车远离了农村,来到城市,走进了大学。我的生活从此改变。”   “在这里,我见识到了社会,一个真正正真的江湖社会。那里的人自私自利,贪婪冷漠。”男人显然有些激动,愤愤的又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。   女人娇气的说道:“不会吧,大学里面可都是些高素质的人啊”!   男人看着女人稚嫩的脸,忽然笑了起来,弄灭了烟,说:“呵呵,不好意思,让你吸到二手烟了。让我慢慢的向你道来我一些大学生活吧。”   “嗯嗯,快点说”   “大一的时候,有一次,不知道什么原因,突然发起了四十多度的高烧,当时,我躺在床上一整天了,室友们,来来回回的一次一次的好奇的看了看我。晚上,一个室友回来了,看见我依旧在床上躺着,就耐不住好奇问:‘怎么还不起来啊呀,’迷迷糊糊的被他的声音惊起,当时我又饿又渴,却依旧独自抵抗着高烧的侵袭,我有气无力的说:“我发高烧了,扛不住了”。我斜眼看去,他淡淡地说“哦......那是应该好好躺着休息,发烧而已,多喝点水,歇着歇着就好了。嗯....我还有点事情,先走了”。说完,调转头大跨步地走出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另一位室友回来了,平时我和他的关系最密切,我忍不住口渴,叫声:‘李哥,帮忙倒点水,很渴’。他却说‘不能自己下来倒啊,在床上躺了一天,没见过你这么懒的’听他的语气似乎有点生气,我立马辩解道:‘我发烧了哦’。‘喝什么水,劳资事情一大堆,没功夫跟伺候你’,说完只听见一声‘砰’,门被狠狠的关上了。那晚,我抗到半夜,他们都呼呼睡去,我迷迷糊糊的下来,穿好衣服,带上钱,步履蹒跚的晃晃悠悠地走出校门,等待着出租车,好去医院。那晚正是满月,照得秋季的夜晚清冷清冷地。”   女人抬起头,同情地看了看男人,把头埋入男人的胸脯中,亲了亲男人的胸膛。   男人抚摸着女人的秀发,接着说:“还有一次,是大二的时候,因为在学校食堂吃的很清淡,很少有美味可口的饭菜吃。其中另外一个室友,我们宿舍住四个人,我和这个室友相对地住在离门较近的床铺上,另外前面提到过的二个室友住在离门较远的床铺上。这个室友离开了一下午,晚上见他拎着二个饭盒,满面笑容的回来了,我问他:‘下午去哪了,这么高兴?’他笑着说:‘去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家去玩了。’我看了看他手里的饭盒,问:‘这是什么好吃的啊?’他立马甩掉笑容,绷着脸地说:‘没什么,一些剩菜剩饭’!我感觉没趣,拿着饭卡去食堂吃饭。大约半个小时之后,回到宿舍,门是关着的,里面漆黑,偶尔有一丝亮光冲破黑暗。我心想,不知道又是从哪冒出的灯光。我打开了门,进去之后,开了灯,顺手把钥匙丢在桌上,回头一看,他正在津津有味地舔着油油的手指头,旁边桌上放着两个饭盒,一个装着些鸭肉,一个装着些烧饼。饭盒的旁边还放着个手电筒。我暗笑了几声,明白了一切。他被我惊醒抬头,见门开着,立马起身,小心地用脚关上了门。然后笑嘻嘻地对我说:‘来,吃块鸭,刚买的。’还没等我开口,他拿起一块鸭,撕掉鸭上的皮,顺手把鸭肉放回饭盒,把另一只手上的鸭皮,递给我,说:‘来来来,吃吧,很好吃,鸭皮是好东西,比鸭肉养人。’我连忙摇摇手,冷笑着说:‘不用,我可不喜欢吃鸭皮’!‘哦,那真可惜了!’说完,调转身子,往他的凳子上一坐,顺手把手里的鸭皮扔进了垃圾桶,接着享受被我打断的美好的晚餐”。   “呵呵,那你同学可真搞笑,唉,原来......”女人还没说完,不知道从哪里想起来几声音乐,女人说:“唉,我要走了,时间到了,可惜还没听完你的故事,不能陪你了”!   女人说完,吻了吻男人的嘴唇,起身,穿好了衣服。   男人似乎被这个吻挑起,双手抱住女人,扔回床上,如狼似虎地揉虐着女人。   经过又一番的云雨之后,女人重新整理好衣服。   男人呆呆地看着女人美丽的面庞,说:“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?”   “很简单啊,你常来不就行了。”   “呵呵,我哪有那么多资金啊”!   “哦.......嗯,好吧,我给你我的电话号码吧。以后常联系!”   女人走后,男人靠在床上,呆呆地凝视着刚记下的女人的号码。最后他咬咬嘴唇,嘘了口气,拿起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后,掐灭在烟灰缸里,另一只手把女人的号码捏成纸团,丢在了那堆灰烬里,穿好衣服,大踏步地走出房门..........

\

本文链接:两个人,一种生活

上一篇:临终现地狱恐怖相,一心念佛以虔诚求佛救度之念,即使曾五逆十恶诽谤正法亦可往生

下一篇:东初法师简介